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

“不好,快闪开!”寒冰突然就把眼前的妖女们推开,接着喊她们快跑。

我整颗心都已经悬起来了,要是这个时候点燃伏魔灯,千年女妖她们一个也逃不掉,但时间再耽搁下去,就怕黑袍双煞合二为一成功,到时候就真的无敌了!

“秦宇,布阵,快!”寒冰拿出伏魔灯,在面前盘腿而坐,焦急的对我说道。

可是,如果点燃伏魔灯,地上的胡小玉也会跟着烟消云散的,怎么办?

寒冰也注意到了胡小玉,眉头紧紧一皱,紧接着站起身抱着胡小玉,叫我赶紧跑,先下山配合伏魔阵!

此刻眼前已然全是一片白光,黑袍双煞可能已经要成功了!没想到寒冰为了一条生命,放弃了灭掉黑袍双煞的最佳时机,我心里一阵感动,同时鸡皮疙瘩一个劲往身上冒,再不走,待会儿就没机会了!

跟着抱着胡小玉的寒冰跳下楼,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村口,此刻的九十多名道士已经掐决握剑,战成了一个八卦的阵型,中间几个人站在第一层的肩膀上,手中拿着八卦镜,照准了前方!

寒冰叫千年女妖把胡小玉带走,有多远走多远,伏魔灯可以除灭万妖千鬼,会让你们灰飞烟灭的!

千年女妖带着胡小玉和她的手下,极速朝对面的山头飞去,看样子见到未点燃的伏魔灯,她们都害怕。

等她们走后,我和寒冰这才回头看向对面的山谷,一看差点吓坐在地上,只见前面的白光,已经形成了一道光柱,直冲云霄!

光柱飞速选择,不一会儿忽然从光柱下面升出两条黑色的影子,跟着光柱旋转不到十圈,原本白色的光柱,瞬间变成了黑色!

接着只见两条黑影合二为一,紧接着光柱收缩,“轰”一声落在了地上,一股浓烈的黑气自山间向我们直逼而来!

只看到一团黑影,宛如星际跳跃般,极速往这边逼近,我们已经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,就要将心脏给压碎一样!

黑袍双煞成功合二为一,我们还有希望打赢吗?

寒冰脸色大变,对大家嘶声喊道:“布阵,别乱!”

接着举起伏魔灯,带着我跑到阵法前方,叫我沉住气,距离越近伏魔灯威力越强。我说黑袍双煞已经合二为一,恐怕伏魔灯已经不能完全镇压它了,怎么办?

寒冰说后面的阵法,就是专门为合二为一的黑袍双煞准备的,叫我一定要稳住,不能疏忽大意!

他这样一说,我心里松口气,拿出舍利子,对准了寒冰的背后,等会儿只要点燃伏魔灯,舍利子就会源源不断的输出元气,供养伏魔灯,不然寒冰纵然再厉害,元气也会在瞬间被伏魔灯戏干,暴毙身亡!

刚把舍利子对准寒冰,那片黑雾已经压到了我们前面,传来一阵铿锵的狂笑声,声声入耳都能使人头皮发麻!

“点灯!”寒冰说着拿出一张符,迅速一抖便燃烧起来,紧接着将伏魔灯的灯芯点燃!

突然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我跟寒冰竟然腾空而起,极速上升到了阵法的上空,伏魔灯就好像一群狂暴的野兽一般,从里面射出一股金色的光芒,宛如闪电,不断朝着黑气打击而去!

而我手里的舍利子,也是金光大作,一条跟电流一样的线,唰唰的连入寒冰的脑袋上,而寒冰的双眼里,又射出两道金光,于伏魔灯相连!

周围变成了昏黄一片,一阵阵野兽咆哮的声音,从伏魔灯发射出去的金光中传来!

刚才黑袍双煞发出的声音,现已经成为一阵阵的痛苦惨叫,响彻山谷!

随着金光的不断涌入,对面那团黑气越来越少,可是,就在黑气快要完全没了踪迹时,伏魔灯突然熄灭了,舍利子也瞬间没了光彩,两件宝物似乎已经消失殆尽!

残留的一片黑气,往对面山谷里就飘去,我看到黑气中的黑袍双煞了,现在又被伏魔灯打回了原型估计想跑!

寒冰站起来拔出剑:“不能让它跑了,追!”

然而,刚才由于布阵,后面这些道士许多都走不动了,元气消耗太大,必须打坐休息,跟着跑过去的,只有我和寒冰,还有个林武!

黑袍双煞的速度大不如以前,从树林里飘进去,紧接着很快进了那栋房子!

“怎么办,那房子很复杂,我们不能轻易闯进去!”我大声对他们喊道。

“没事,我们就将其封印在这房子里,黑袍双煞不死不灭,只有封印无法消灭!”寒冰说。

我们跑到房子面前,寒冰突然从包里拿出一面发着金光的镜子,紧接着,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!

只见从镜子里面,飘出来七个白衣白胡子的老头,几个老头盘腿而坐,围着这栋类似于凉亭的房子,腾空的转起来,手里的拂尘,一个劲的对着房子挥出金光!

“啊哈哈哈,你们杀不死我杀不死我,一万年以后,我照样会出来,我要屠灭你们,统治三界!”

房子里穿出来黑袍双煞齐声喊话的声音,震耳欲聋,但七个老头并没有被其打乱。

他们转着转着,竟然变了脑袋,七个人硬生生变成了老鼠,鸡,猫什么的,吓得我和林武拔剑就做好了防范!

寒冰忙说:“这是七位镜子神,从无数年前就一直镇压着黑袍双煞,你们别怕!”

大概持续了三个小时,终于消停了,天色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七个老头诡异消失,好像进了房子。

黑袍双煞身上的那种死亡气息,依然犹存!

“我的使命完成了,生命已到尽头,你们好自为之……”当七个老头消失后,寒冰竟然凭空躺在了空中,身子从脚开始,化为一些光点好像就要粉身碎骨了!

“你,这是怎么回事?!”我彻底懵了,怎么可能来得那么突然,黑袍双煞刚封印,寒冰怎么又出事了?

“我是放出黑袍双煞的罪魁祸首,上天给我的使命,就是将之重新封印,封印成功,我也该是灰飞烟灭的时候了,再见,朋友们……”

当寒冰说到这里的时候,身子已经只剩下肚子以上,正在继续消失!

我来不及多想,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:“感谢你对我的照顾,但愿你在天堂能过得好……”

我热泪盈眶,寒冰对我的一切帮助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他闭上了眼睛,随后消散了,变成了一些碎末漂浮在房子的上空,形成一个八卦图案,竟然围着房子就拍了下去,在房子的正门上,印上了一个八卦图!

什么,原来寒冰跟那七个老头一样,都是舍身封印黑袍双煞!

他刚才在说谎。

我和林武站在八卦图面前,含泪为寒冰默哀了许久。

“走吧,寒冰的故事,你可以回茅山听听,其实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”林武摇摇头说道。

我点头“嗯”了一声,将手里没有光彩的舍利子,埋在房子面前的土里,就当是陪伴寒冰的信物。

一切过去了,天还是原来的天,地还是原来的地,但人就不一定了。

我们精疲力尽的赶到村口的时候,胡小玉跟着千年女妖来了。

看着我泪水渲然而落,说了无数声对不起,她这是在为她哥赎罪。

我扶她起来,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模样,知道,她这是失去亲人后的心情。

我能理解,但却不能改变。

“跟我们出山吧,还跟以前那样,带你玩好玩的。”我笑了笑。

她擦掉脸上的眼泪: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得留下来陪我哥。”

“你哥……”我说到这里,垂下了头,心说算了,越说她会越伤心,于是改口:“那以后常来看你。”

她双眼无神的点点头,魂不守舍地回头往山里走去,蓝天白云下,我们一群人看着她走进山谷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从那次以后,我再也没见过胡小玉,后来带着林若曦和我们的孩子来过很多次的三峡村,也去过法儒寺,始终找不到胡小玉,她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,回归天庭了一般,消失得无人能寻。

之后我们回到了茅山,和大家见面之后,在下山之前,我去茅山掌门那儿求教了一下寒冰的故事,他的故事,跟我的前世有扯不断的关系。

当年我们也是被黑袍双煞给害死的,但归根到底,还是我们把黑袍双煞的封印给不小心打开了。

但那是前世很多事情,我看了只放在心里,并没有多去在乎,以后可以当成一个故事,给儿女们讲述。

我们下山了,在林若曦怀胎五月的时候,我们以晨瑶这个名字为新娘,重新举行了婚礼。

李少语兄妹、虹曦、冯浪、霍小雪、夏利,以及胖子和马天乐,都来参加了我们的婚礼,林武早就走了,他带着清风师伯的骨灰,说要去遨游世界,带着清风师伯游遍天下。

虹曦的妈妈也带着清风师伯留下来的遗物回到了法儒寺。

我们的婚礼,比上次热闹,这才是真正的婚礼。

我退出了道士这个职业,虚竹道长由虹曦来养老,他也没再干道士行业了。

三年后,我和晨瑶带着我们的儿子,参加了冯浪和虹曦的婚礼,这天,虹曦的母亲从法儒寺过来了,她已经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,因为她丢弃了自己的千年道行,决心为清风师伯殉葬。

一段妖与人之间的恋情,曲折迷离坎坷无比,他们最终没能在一起,就连死后,也无法相见,人死了还有魂妖死了,气味都不会留下,整个时间,再也没有她的存在。

我们来到人间,只是短暂的停留,以前所走过的地方,将会从彩色,逐渐变成灰色。

同样是一段妖与人的恋情,我和晨瑶,虽然没有清风师伯他们那种轰轰烈烈,但经历的生离死别,也酸尽人心。

我们有了结果,这一切还得感谢一个叫做阳间交易所的地方,若不是他们,晨瑶根本不可能跟我在一起,在一起的结果,可能比清风师伯他们的,还要惨痛百倍。

“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还来不来我窗口吓唬我了?”

“那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还去不去土地庙偷看我洗澡了?”

“愿意!”

“我也愿意!”

(全书完)

喜欢我的绝美妖妻请大家收藏:()我的绝美妖妻新更新速度最快。